中国足球:疫情之下挑战机遇并存

  中国足球,永远是一个让中国球迷又爱又恨的话题。

  不过,除了中国男足这些年的一言难尽之外,在联赛层面的中国足球仍旧能够给予中国球迷一丝希望。中国足球超级联赛随着广州恒大的突然崛起以及其他如上海上港、江苏苏宁等俱乐部依靠母公司强大的财力,一举搅动了原本如一潭死水的足球市场,使得中超重新具备了一定的竞争力和观赏性,并且在亚冠赛场取得了不俗成绩,再次使球迷的注意力回归了赛场。

  可以说,虽然中超联赛距离顶级职业联赛还有非常大的差距,而且近些年的发展也稍有起伏,但毕竟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而国家队层面的中国足球,尤其是中国男足,虽然早已经让球迷习惯了“不断希望,不断失望”,但从坚强的球迷喊出“足球虐我千百遍、我待足球如初恋”这样的“豪言壮语”中,仍旧可以看出球迷的期待。

  然而,今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却打乱了中国足球的所有计划,更是让许多低级别联赛的中小俱乐部直接“消亡”,再加上今年是中国男足冲击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的关键之年,所发生的一切看起来都有些让人失望。

  而乐观的观点则表示,疫情是寒冬也是机遇。中国足球长时间管办分离流于表面,中超俱乐部除了烧钱再无他法。如何彻底进行管办分离,中超俱乐部如何创收盈利,摆脱投资人无底洞式烧钱从而达到健康运作,其实可以趁着这个难得机会,大家通过视讯办公讨论出个章法来,广招各路经理人集思广益。等到结束封城,大家可以把这些事儿办了。国家出台众多政策避免中小企业和微创企业倒闭,在这样的非常时刻,各地体育产业主管部门应该针对性地加强对辖区内体育类企业的帮扶力度,避免俱乐部大规模欠薪或者倒台。

  好在,于2020年7月25日重启的中超联赛,让人看到了改变,也有了新的期待……

  俱乐部赛事阻碍

  2020年1月28日,上海源深体育场进行了一场亚冠联赛资格赛,虽然比赛时间和场地都是按原计划进行,但经中国足协与亚足联协商,本场比赛不允许球迷进场观赛,“空场进行”。除比赛双方之外,只有少数工作人员和媒体记者配合完成比赛,主队上海上港队最终以3∶0战胜泰国武里南联队晋级正赛。

  这场中国足球新年首战背景极为特殊:中国亿万民众正与日益加重的新冠肺炎疫情殊死搏斗,国内多项生产、生活活动正在暂停期间,上海上港能够全队振作完胜对手实属不易。而这场比赛过后,原定于2月11日/12日、2月18日/19日、3月3日/4日进行的前3轮亚冠联赛小组赛比赛,涉及中超球队的场次全部需要更改。

  包括上海上港队在内,有4支中超球队要在本赛季亚冠联赛正赛出战,疫情暴发初期,亚足联调整方案为4支中超球队前3轮比赛均改在客场进行,但这样的调整方案让多支参赛球队抱怨最后3轮事关小组出线的重要赛事“主场变客场”并不公平。而到随着亚洲多个国家和地区疫情加重,除中国外,澳大利亚、日本、韩国同样不愿承接大型体育赛事,因此亚足联才决定召开紧急会议商讨本赛季亚冠联赛赛程调整事宜。

  据了解,原计划前往澳大利亚参赛的上海申花队已经退掉机票(航班取消),上海上港则全队分批飞抵阿联酋迪拜进行封闭冬训等待比赛通知——首轮比赛上海申花队对手为珀斯光荣队,上海上港队对手为悉尼FC队。虽然中国足协事先向澳大利亚足协确认中超球队不存在新冠肺炎病例,希望能够以包机形式前往澳大利亚保证比赛正常进行。但澳大利亚政府表示相关入境人员均需按要求进行隔离,因此业内人士分析,“亚冠联赛整体赛程延后至疫情结束”才是应对目前困难局势的最有效办法。

  而在中超层面,原定于2月22、23日进行的联赛首轮比赛已经确定延期。早在2020年1月30日,中国足球协会就发布公告称,为配合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保障广大球迷、媒体、球员、教练员、比赛官员、俱乐部及赛区工作人员的身体健康,中国足球协会经研究决定,自即日起延期开始2020赛季全国各级各类足球赛事。中国足协将继续保持与国家权威机构的紧密沟通,结合各地疫情的实际发展情况,另行决定本赛季各项赛事的举行时间,并在必要时对部分赛事的赛制、赛程及赛事规模进行合理调整,相关信息将通过中国足协的官方渠道及时发布。

  国家队赛事陷两难

  亚冠和中超联赛延期所带来的商业损失不可避免但并不“致命”,而彼时正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进行隔离的中国女足不得不面对的奥运预选赛,已然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

  2020年东京奥运会定于7月24日开幕,今年1月26日在泰国落幕的U23亚洲杯赛,前3名韩国队、沙特阿拉伯队、澳大利亚队赢得奥运入场券(男足)。而女足奥运预选赛,中国女足所参加的B组比赛原定在武汉举行,2月3日、6日和9日分别对阵泰国队、中国台北队和澳大利亚队。受疫情影响,本届赛事举办地改为澳大利亚悉尼——中国女足备战行程一改再改,最终紧急集合出发抵达澳大利亚布里斯班,但队中王霜(锋线尖刀)、姚伟(后腰首选)、吕悦云3名武汉籍球员与浙江籍球员李梦雯(防线主力)未能随队出征,球队实力无奈受损。

  抵达布里斯班之后,中国女足按照当地政府卫生部门的要求,进行再次隔离观察。亚足联随后决定,奥预赛赛程整体向后推迟至中国女足完成隔离。亚足联公布的赛程为2月7日中国女足对阵泰国队、2月10日对阵中国台北队、2月12日对阵东道主澳大利亚队。

  不能离开酒店进行训练,甚至不能离开楼层就餐,教练组只能带领女足姑娘们在楼道中进行拉伸等身体素质训练以保持状态,等到2月5日完成隔离,中国女足距离首场比赛开始只有1天时间——这其中还要包括从驻地布里斯班转场至赛区悉尼。

  对于中国女足而言,好消息是此番客场作战还有回旋余地:小组4支球队前2名出线,这样的难度对于中国女足而言并不算大,而决定出线名额的下一阶段赛事(两个小组前两名交叉淘汰,主客场赛制),中国女足或将迎来转机。

  女足之难已然事到临头,男足之难在于“未知”。亚足联紧急会议还要讨论2022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相关事宜。根据国际足联赛历,3月https://www.qwhtt.top/26日,世预赛亚洲区40强赛下半程比赛国足主场迎战马尔代夫队,3月31日客场挑战关岛队。如今3月26日的主场赛事能否正常进行存在很大疑问,而前往关岛客场的行程如何协调也成问题:关岛属美国管辖,前往关岛需要美国签证,目前当地规定入境之后还要隔离观察。因此3月两场世预赛,极大可能受疫情影响而采取特殊手段——赛事延期最为稳妥,易地进行则涉及一系列复杂协调工作。

  状况频出“危”“机”并存

  2020年,对于中国足球来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除了上述原有计划被打乱,疫情还带来或者加剧了一系列的变化。

  2月4日,中国足协在其官网对中甲、中乙和中冠联赛俱乐部提交《2019年俱乐部全额支付教练员、运动员、工作人员工资奖金确认表》进行公示,其中中甲有3支球队、中乙有6支球队未能提交工资奖金确认表。按照中国足协相关规定,未能按时支付球员、教练员以及工作人员薪酬的俱乐部不符合准入规程中的A级标准,将不能获得该级别联赛的准入资格,不能参加该级别的职业联赛。这九家球队是:中甲联赛的上海申鑫、广东华南虎、四川FC和中乙联赛的南京沙叶、福建天信、大连千兆、银川贺兰山、延边北国、吉林百嘉,这意味着上述9家球队将退出今年的中国足坛。

  不过已经提交了工资确认表的俱乐部也并不是非常安全,在提交工资确认表当晚,辽宁宏运和保定容大被质疑工资确认表造假。部分中乙俱乐部也表示退出之意,其中中乙保定英利易通投资人公开承认,工资确认表上所有签字均为代签,假如联赛不能按时开打,随时准备撤退。

  俱乐部玩不下去选择跑路,请来的大牌外援也跑了。比利时妖锋卡拉斯科租借加盟西甲马德里竞技,考虑到比利时人在大连一方这三年没少闹幺蛾子要求转会回欧洲,这回总算有充足理由让一方不得不放人。上海申花尼日利亚前锋伊哈洛租借加盟英超曼联,尼日利亚锋霸表示自己有个儿魔梦。北京国安前锋巴坎布差点加盟巴塞罗那,因为最后时刻对方内部不确定,这才放弃。

  正常的球队备战集训,也因为疫情的不确定性从而打乱。例如广州富力https://www.qwhtt.top/取消了计划中的泰国拉练,改在国内训练。在基地训练三天后就收到各自回家隔离的要求,原定于2月24日合训也因为封城缘故遥遥无期。上海上港、上海申花、江苏苏宁、山东鲁能、升班马青岛黄海和石家庄永昌齐聚中东,考虑到联赛的遥遥无期,这六家俱乐部酝酿在中东举办小范围联赛类似排位赛的比赛来保持状态。北京国安去了韩国济州岛,重庆斯威和河北华夏幸福去了冲绳拉练,大连人和、武汉卓尔去了葡萄牙马贝拉,天津泰达去了泰国……

  在这个前所未有的漫长的季前准备期,几乎所有中国职业球队都经历了数次转战各地的集训,也几乎都有过封闭14天的隔离体验。

  直到4月份,这些问题仍然存在。有些球队正处于集训归来后的隔离之中,有些已经在相对封闭的基地展开了训练。他们经历着常人所遇到的所有问题,也有着属于足球群体中的特殊困境。之前集训的前功尽弃,球员的心理波动以及外援和外教无法及时回归等问题是很多俱乐部共同面对的难题。

  不仅如此,对于个别背后没有母公司支持的球队,处境更是艰难。他们平时多是靠着赞助和门票收入生存,联赛的停摆自然让他们举步维艰。

  当然,这样的危机不止于中国足球,欧洲五大联赛中关于俱乐部与球员减薪、解约甚至俱乐部濒临破产的消息,都层出不穷。各国足协也相继出台了一些保证足球相关人员利益的措施。国际足联在4月7日向各国足协和俱乐部发布了《关于应对新冠病毒相关足球合规问题指南》,其中对如何处理即将到期和即将生效的合同、如何处理履约的合同、如何调整转会窗口几个问题,进行了说明。

  减薪是欧洲俱乐部方面目前缓解困境的方法之一,随着联赛的恢复会继续得到转播费、门票、周边商品和赞助商的收入,这是他们生存的根本。但对于中国的俱乐部来说,生存的方式各有不同,多数是以有主业的母公司来支撑的。母公司在疫情期间的抗击打能力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这些俱乐部的生存局面,这与足球本身并无太大的关联。所以,是否给球员减薪、用什么方式减薪、减薪到什么程度,各俱乐部都会根据自己的情况进行不同的选择。当然,这其中还涉及相关的合同、法律等事宜,也需要中国足协与俱乐部、教练员和球员进行协调沟通。

  4月9日,中国足协与中超、中甲俱乐部召开研讨会。原则上一致同意俱乐部和球员在充分协商的情况下实行全队统一标准的合理减薪,减薪周期从2020年3月1日至2020赛季联赛开赛日。

  而面对这些问题,联赛究竟何时重启,其实是解决大量实际问题的重要节点。有观点指出,中国联赛率先重启将会吸引更高的关注度,但重启的时间点首先是要符合公共健康安全的前提。但联赛如果在本年度比较靠后的时间点重启,将不得不考虑多种方式的可能性,比如空场进行、赛会制等,甚至可以考虑与欧洲足球接轨,实行跨年赛程。这样对于联赛尚未开启的中国足球来说,麻烦要比欧洲少得多。

  有媒体曾在彼时的总结中提到,“危”与“机”总是相互并存,克服了“危”,即是“机”。困局之下,如何利用好这样的时间与空间,也是对所有足球人的考验。最近大家常说这样一句话: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过去,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重启赛事柳暗花明

  果然,这个春天终于在万众期待中来临,但是其过程却颇为曲折。

  自1月30日中国足协发布公告联赛延期,截至3月底便再也没有过公告更新。因此,联赛究竟何时开启,成为各方关注的问题。据媒体披露,彼时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国家体育总局、中国足协也不敢贸然给出国内联赛重开的时间方案。一位足协人士表示,联赛重开是一件复杂的事,不仅涉及全局,还涉及地方。有俱乐部咨询了中国足协权威人士,被告知:联赛开始时间最早也要在5月中下旬,保守点的话要等到6月份,同时还要看欧美的疫情发展。

  时间来到5月份,据德国足球职业联盟确认,德甲将在5月16日重启,这也是五大联赛重启的第一家。而中国球迷关心的中超联赛何时重启,一直没有定论。千呼万唤中,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终于首次在一档媒体节目中,就中超联赛重启的问题做出了回应。

  陈戌源表示,我们前一段时间不断在优化方案、比较方案,同时跟各家俱乐部做一些有效的沟通,目标就是一旦满足防控要求,我们希望争取早日把联赛开展起来。

  陈戌源介绍,今年的联赛与往年相比,一定会有调整。我们做了三套方案,一套是完整版方案,另一套是6月底到12月底的方案。如果联赛6月底打不了,还要推迟,我们还有第三套方案。总体上说,联赛重启有两个基本点,首先是要在满足防控要求的前提下,联赛尽早开打。第二个基本点是联赛会做大幅度的调整,这个调整是为了保证联赛能够有质量、有效地进行。联赛刚起步阶段,可能会有几场空场,之后会逐步增加观众人数。

  而直到6月底,随着中国足协举行的一次全体中层干部会议,联赛重启才终于有了一些确定消息。在这次会议上,中国足协重点商讨了关于联赛重启的问题。此前,足协已经向上级单位提交了一份新补充的开赛方案。按照这份方案,中超联赛本赛季比赛将力争不少于160场。其中每隔4天进行一轮比赛,联赛第一阶段14轮比赛的计划不变。开赛时间将在7月25日和8月2日中选定。其中7月25日是周六,8月2日是周日,准备了两个时间也是为了让开赛能够万无一失。早开一周对赛程的进行以及后续比赛的安排比较有利,为之后的国家队赛事和亚冠联赛留出空间。而晚开一周对各队来说则有了充足的时间磨合队伍,特别是在各队外援陆续归队的情况下,能够让外援更好地融入球队和训练。

  7月1日,靴子终于落地,中国足协正式发布官方公告,宣布新赛季中超联赛将于7月25日在大连、苏州两个赛区同时开启。根据方案,16支中超队伍将分别在大连和苏州先以赛会制完成第一阶段的比赛。16支中超球队按照上赛季的成绩分为A、B两组。A组包括了广州恒大、江苏苏宁、山东鲁能、河南建业、大连人、广州富力、上海绿地申花和深圳佳兆业,将在大连完成比赛;B组则包括北京中赫国安、上海上港、武汉卓尔、天津泰达、重庆力帆、河北华夏幸福、青岛黄海和石家庄永昌,将在苏州完成比赛。

  据了解,选择大连和苏州作为第一阶段的比赛地,在于两地的场地设施以及餐饮、住宿条件都能够满足举办赛会制比赛的需要。考虑到疫情的特殊情况,联赛重启后,防疫工作自然是放在首位,为此中国足协也制订了详细的防疫方案,包括要求各队全体人员都要做核酸检测,第一阶段比赛采取空场封闭的措施等。

  7月9日,中国足协正式公布了中超重启后的赛程赛制及其他比赛细则。中超重启后的首阶段将进行循环赛,共有14轮、112场比赛,本赛季的降级名额调整为1.5个。按照计划,第一阶段小组赛赛区双循环共进行14轮比赛后,两个小组的前四名和后四名分别再进入争冠组和保级组,而第二阶段究竟是否采取淘汰赛以及是否恢复主客场并允许球迷入场等都还尚未明确。

  战“疫”比赛齐头并进

  然而,就在联赛重启日期临近之时,中超A组赛区所在地大连市出现突发疫情,这让即将开启的中超联赛蒙上一层迷雾。万幸的是,这层迷雾很快被吹散。

  在7月24日即联赛重启前一天下午召开的中超大连赛区媒体通气会上,足协代表向媒体介绍了大连赛区的筹备情况、开幕式准备情况和防疫情况。中国足协职业联赛防疫组组长戚军表示,目前赛事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将按原计划正常进行。

  戚军在通气会上表示,7月2日起足协就成立9个工作组入驻赛区,全面开启准备工作。目前8支队伍共439人入驻赛区,所有抵达赛区的人员都进行了一次抗体检测和两次核酸检测。7月20日起赛区全部封闭,实现点对点转运,截至目前一切运转良好。7月23日进行了模拟赛的测试,还将进行开幕式的彩排。确保不发生疫情,足协成立了疫情防控小组,聘请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为中超防疫顾问,为联赛防疫提出建议。防疫是赛区的重中之重,在“一个确保两个力求”的原则下,不出现一例感染事件,让联赛健康有序,公平精彩。虽然大连市出现疫情并在继续发展,但足协前期做的防疫方案就是按照出现疫情的情况下如何保证赛事正常进行来运转的。运动员、裁判、特权媒体都在蓝区,接受封闭管理。戚军表示,足协强化了防止核心区域被感染的工作方案,所有工作都按照原定计划进行,没有再次升级,没有重大调整。“赛事没有受到影响,所有按照此前的计划正常进行”。

  而在苏州赛区,为了保证赛事不受疫情影响,同样做足了准备。

  在饮食方面,为满足园区内近千名工作人员和球员的生活需求,针对运动员在饮食方面高标准的要求,后勤保障组在赛事筹备初期对供餐数量、食品安全等具体问题进行全程追溯,严格把关食品供应商,并对其实行动态监测。对于来自园区外的送餐服务,送餐员务必穿着防疫服装,并做到与园区内人员零接触。

  住宿方面,苏州赛区球队接待酒店隶属于苏州太湖足球运动中心,各种健身设施完善,除训练场外,园区内还有健身房、泳池、汗蒸房、理疗室等。针对此次入驻球员的数量多、专业性强等特点,酒店在外场还增添了一个健身房,并为各俱乐部单独腾出一间空房作为小型训练室,以满足球员特殊的身体恢复和健身需求。针对俱乐部封闭的健身训练安排,酒店方会提前做好清场、消杀、清洁等工作。由于各俱乐部对于训练用冰的需求量很大,酒店在球队入驻前就专门采购了四台专业的制冰机,并对冷藏室进行消杀管控,根据球队的比赛密集程度和训练量,每天至少保障850公斤的冰块供应量,每支球队100公斤,裁判员团队50公斤。

  正是在这样严谨细致的保障下,本赛季中超比赛得以按原计划顺利举行。截至发稿时,不到10天时间里已经战罢两轮。应该说,两轮赛事战罢,整体形势比较平稳,特别是在开赛前一直为各界所担心的防疫抗疫问题上,至今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Related Posts